《温病条辨》上焦篇 补秋燥胜气论

按:前所序之秋燥方论,乃燥之复气也,标气也。盖燥属金而克木,木之子,少阳相火也,火气来复,故现燥热干燥之证。又灵枢谓丙丁为手之两阳合明,辰已为足之两阳合明,阳明本燥标阳也。前人谓「燥气化火」。《经》谓「燥金之下,火气承之」。皆谓是也。案古方书无秋燥之病,近代来讲,惟喻氏始补燥气论,其方用甘润微寒。叶氏亦有燥气化火之论,其方用辛凉甘润。乃素问所谓燥化于天,热反胜之,始以辛凉,佐以甘苦法也。瑭袭前人之旧,故但叙燥证,复气如前,书已告成,窃思与素问燥淫所胜不合,故杂说篇中特著燥论一条,详言正化对化胜气复气以补之,其于燥病胜气之现于三焦者,究未出方论,乃不全之书,心终不安,嗣得沈目南先生医征温热病论,内有秋燥风华正茂篇,谈论通达正大,兹采而录之于后,

几近些日子注家从脏腑经络思维形式都把“阳明”解释为胃和大肠,以为阳明正是阳气极盛之意,此说生龙活虎出,便失去了阳明病的本质。但从五运六气脏气法时思虑情势来认知,《素问·天元纪大论》说:“阳明之上,燥气主之。”燥是秋日的主气,是对应肺金的。

间有偏胜不圆之处,又详辨之,并特补燥证胜气治法如左。

阳明病本义——燥

再按:胜复之理,与正化对化从本从标之道,近代以来,多不深求,注释之家,亦不甚考,如仲景《伤寒论》中之麻桂姜附治寒之胜气也,治寒之正化也,治寒之本病也。黄龙承气治寒之复气也,治寒之对化也,治寒之标病也。余气俱可今后类推(太阳本寒标热,对化为火,盖水胜必克火,故《经》载太阳司天,心病为多,未计算之曰病本于心,心火受病,必克金,青龙所以救金也。金受病则坚刚牢固滞塞不通,复气为土,土性壅塞,反来克自身之真,承气所以泄金与土而救水也。再《经》谓寒淫所胜,以咸泻之,平昔注释家,可是随文释义,所以用方之故,究未有达出本论,不可能遍注伤寒,偶举大器晚成端,以例其他,明者得此门径熟玩《内经》,自可一举成功,能解伤寒,其于本论自无难解者矣。由是推之六气皆然耳卡塔 尔(英语:State of Qatar)。

阳明本义《素问·天元纪大论》说:“阳明之上,燥气主之。”或云“阳明之上,燥气治之。”可知阳明是以燥为本气,而燥气是由肺和大肠系统所主。肺系统的生理作用是主气、主皮毛、主宣发、主肃降。

沈目南《燥病论》曰: 天元纪大论云「天以六为节,地以五为制,」盖六乃风、暑、湿、燥、火为节,五即木、火、土、金、水为制,然天气主外,而一气司六二十日有奇,地运主内,而一运主八十30日有奇,故五运六气合行而终二虚岁,乃天然不易之道也。《内经》失去长夏伤于湿,秋伤于燥,所以燥证湮没,现今不明,先哲虽有言之,皆已经内伤津血缺乏之证,非谓外感清凉时气之燥。然燥病起于立冬过后,冬至节在此以前,阳明燥金,凉气司令。经云「阳明之胜,清发于中,左胠胁痛溏泄,内为嗌塞,外发?疝,大凉肃杀,华英改容,毛虫乃殃,胸中不便,嗌塞欬。据此经文,燥令必有冷气感人,肝木受邪而为燥也。惟近代喻嘉言昂然表出,可为后世苍生之幸,奈以诸气膹郁,诸痿喘呕,欬不独有而出白血者,谓之燥病,此乃伤于内者来说,诚于外感燥证不相及也。更自制清燥救肺汤,都是滋阴清凉之品,施于热销刑金,肺气受热者宜之。若治燥病,则以凉投凉,必反增病剧,殊不知燥病属凉,谓之次寒,病于感寒同类,经以寒淫所胜,治以甘热,此但燥淫所胜,平以苦温,乃外用苦温辛温解毒,寒长至寒令而用麻桂姜附,其法不一样,其和中攻里则生龙活虎,故不立方。盖《内经》六气,但分阴阳主要诊治,以风迈阿密热火三气属阳同治帝,但药有辛凉苦寒咸寒之异,湿燥寒三气属阴爱新觉罗·载淳,但药有苦热苦温甘热之不相同,仲景所以立伤寒温热病二论,为大纲也。盖性理大全,谓燥属次寒,奈后贤悉谓属热,不一样样,如春日暑热熏蒸,则肉体汗出濈濈,肌肉潮润而不燥也。一之日寒凝肃杀,而人体干稿燥冽,故二之日燥令气行,人体肺金应之,肌肤亦燥,乃火令无权,故燥属凉,前人谓热非矣。

释燥燥为阳明本气,性温,归属次寒,是九秋之气,脾气属阴而主肃降。燥甚则寒。燥金克杀肝木系统。《素问·至真要大论》说:“阳明司天,燥淫所胜……筋骨内变。民病左胠胁痛,寒清于中,感而疟,咳、腹中呜,注泄鹜溏……心胁暴痛,不可反侧,嗌干面尘牛皮癣,郎君颓疝,妇人少腹部痛,目昧眦,疡疮痤痈,蛰虫来见,病本于肝。太冲绝,死不治。”燥凉脾性主肃降,后生可畏旦头痛或受热都能失去肃降功用。秋气燥金驾临,克杀肝木系统,故草木凋零,水泉涸竭,是为燥金用事之验。经云:天人合黄金时代,有验于天者,必有验于人。人体也这么也。

按先生此论,可谓有着只眼,不为流俗所汩没者,其责喻氏补燥论,用甘寒滋阴之品,殊失燥淫所胜,平以苦温之法,亦甚有理,但谓诸气膹郁,诸痿喘呕,欬不仅出白血,尽属内伤,则与理

唐容川说:“燥气太过……必赖太阴脾湿以济之。《内经》言阳明不从标本,从当中见之气化,就是赖中见太阴湿气,以济其燥之义,仲景存津液亦是此义。”

|<< << < 1;) 2 3 > >> >>|

有关燥气,吴鞠通《本草图经》中的《补秋燥胜气论》一文论之详细,请读者细细品味,定会大有得到。

阳明病定义阳明肺金主皮毛,所以外感六淫,悉从肺入。《素问·五脏生成》说:“诸气者,皆归属肺。”肺主呼吸之气,其生理成效是主一身之气的沉降出入运动,并调控着宣发和肃降。风姿浪漫旦肺气缺少调养就能够发生后生可畏密密麻麻的病理变化,如“肺气失宣”或“肺失肃降”等。如《素问·脏气法时论》说:“肺苦气上逆。”《素问·至真要大论》说:“诸气膹郁,皆归属肺。”正是肺失宣发和肃降的病理反应。不止如此,还或许会听得多了就能说的清楚到六腑的通降。《素问·五脏别论》说:“夫胃、大肠、小肠、三焦、膀胱,此五者天气之所生也,其气象天,故泻而不藏。”此五腑都存有出纳转输、传化水谷的效应。而《素问·阴阳应象大论》说:“天气通于肺。”所以是肺的银发与肃降在决定着腑道的“通”“降”生理成效。生龙活虎旦肺的宣发、肃降作用卓殊,就能生出“胃家实”(注意是“胃家”,包含地方的五腑,不独指胃卡塔 尔(英语:State of Qatar)的病变。无论是伤于寒,依旧伤于热,都能使肺之宣发、肃降成效反常而发病。

对此阳明肺金与胃的归总难题,我们感觉,风寒伤人阳气,开始于阳光;风热伤人阴气,带头于阳明肺金。陈平伯在《外感温热病篇》说:“风温外薄,肺胃内应;风温内袭,肺胃受病。其温邪之内外有异形,而肺胃之专司无二致……风温为燥热之邪,燥令从金化,燥热归阳明,故肺胃为温邪必犯之地。”“风温本留肺胃”。王孟英在叶香岩《外感温热篇》注中说:“夫温邪迥异风寒,其感人也,自口鼻入先犯于肺,不从外解,则里结而顺传于胃。胃为阳土,宜降宜通,所谓腑以通为补也。”至此,我们应该掌握阳明肺金与胃腑的关联了呢。

阳明肺系本气为凉燥,主阴气,其性肃降,肃降则胃肠通下。风热伤肺,变为热燥,失其肃降之性而逆上,胃肠也失降而产出大小便不调,故治法多用劳碌通降法,辛凉宣肺苏醒其肃降作用,可用麻杏石甘汤、黄龙汤等;苦寒通下去其结滞,可用承气汤等;合之有宣白承气汤等。承者,从上往下之谓,承继其气,即肃降也,顺下也。

阳明既然是以凉燥为性子,那么就不可能仅仅把阳明病解释成“阳明病是气分热盛,是肠胃热盛”,要按阳明病分类论之。

阳明病分类——寒燥与热燥

《伤寒论》179条:问曰:病有太阳阳明,有麦候阳明,有少阳阳明,何谓也?答曰:太阳阳明者,脾约是也。麦秋月阳明者,胃家实是也。少阳阳明者,发汗、利小便已,胃中燥烦实,大便难是也。

阳明肺主皮毛在表,表证不大概不关乎到阳明肺金,故与主阳气而在表的日光同为上焦,而为太阳阳明病,是阳光阳明同病。阳明肺金既然主表,所以阳明病自然就能有第234条的桂枝汤证和第235条的麻黄汤证,为啥有的人要把它们当做阳明病兼证管理呢?太阳之上,寒气主之。阳明之上,燥气主之。所以太阳阳明病,是寒燥为邪,是阳明本气凉燥气与寒气合邪,故《伤寒论》说:太阳阳明合病,麻黄汤主之。燥淫为害,肺就不能够宣发、无法肃降,所以要用麻黄汤之杏仁、麻黄苦温润降之,桂枝甘草之辛甘温以宣通之。后世有杏苏散、通宣理肺丸等。

少阳三焦主相火,三焦相火亢盛的主方是朱雀汤。相火克肺金,而为少阳阳明病。少阳相火为病在气分,不可发汗和利小便。少阳阳明病,燥火为害,故大便难。独有少阳阳明病手艺说“阳明病是气分热盛”,轻者可用麻杏石甘汤,重者则用黄龙汤、竹叶石膏汤、承气汤等。

肺心得寒邪或心得暑热之邪,都能促成肺主气的升降出入功效失于调养,进而使肺失宣发或肃降功用,使肠胃“通降”功能反常,而产出“胃家实”的病情,谓之麦候阳明病。“胃家实”可以富含太阳阳明病和少阳阳明病在内,所以阳明病有寒燥和热燥之分,不可不知。

对于这类阳明病的治法,石寿棠回顾为“开通”,他说:“开字横看,是由肺达皮毛,与升降之向上行者不一致。通字竖看,是由肺下达胃肠,通润、通和,皆谓之通,非专指攻陷言也。”抓住多个“肺”字不放,精明。可参照他事他说加以考察石寿棠所著《医原》、吴鞠通《本草从新》的补秋燥胜气论。

日光阳明病的另二个等级次序是葛根汤证,见《伤寒论》第31条~33条。由于肺失宣发和肃降,使得肺通调水道功用也窘迫。风寒外束,肺失宣发,经气不利,阻滞津液运转,筋脉肌肉失于濡养,而诱致项背强几几或刚痉(《本草经集注·痉湿暍病脉证并治》:“太阳病,无汗而小便反少,气上冲胸,口禁不得语,欲作刚痉,葛根汤主之。”卡塔尔;肺失肃降,不能够通调水道,水湿停滞肠胃,在肠则“自下利”,在胃则呕。此种“胃家实”归属津液不四布的水湿,而非大便不通,是风度翩翩种自己排病现象。

《伤寒论》在这里演讲了肺的主气、主宣发肃降、主通调水道及主要医疗节四大坚决守住失调的病理反应,岂会只把阳明解释为胃和大肠?

脾约——麻子仁丸证

少阳阳明病是青龙汤证,麦序阳明病是承气汤证,大家都好领会,独有太阳阳明病脾约证倒霉驾驭,故演说于下。

《伤寒论》247条:趺阳脉浮而涩,浮则胃气强,涩则小便数。浮涩相搏,大便则硬,其脾为约。麻子仁丸主之。

麻子仁丸方:麻子仁二升,赤芍药半斤,枳实半斤,大黄风度翩翩斤,厚朴意气风发尺,杏仁生龙活虎升(去皮尖,熬,别作脂卡塔 尔(英语:State of Qatar)。

上六味,蜜和丸,如梧桐子大,饮食服务十丸,日三服,渐加,以知为度。

《伤寒论》注家都以脾阴不足解读,不妥。太阳阳明病,肺不肃降而胃家实,故脉浮而胃气强,脾约不布津液则脉涩而小便数、大便难。燥气盛,一是克肝木,肝木郁则横克脾土,而使脾约;二是肺炎及母脾土无法布散津液,而使脾约。经云:燥气胜,平以苦温,左以苦涩,以苦下之。麻子仁丸,用杏仁、麻仁、厚朴苦温平燥润燥,白芍、枳实酸寒泻肝,厚朴、枳实、大黄小承气汤苦以通降下之药。

本文由永利发布于医学典籍,转载请注明出处:《温病条辨》上焦篇 补秋燥胜气论